• 新书推荐
  • 书目下载
  • 书评书摘
  • 随书资料
  • 人文社科图书
    静日偷闲说连环——《浮生旧梦说连环》
    发布日期:2015-09-24 16:23:47   浏览量:
    作者:   出处:   时间:
            于斑驳陆离的日影下,小院里,小孩子捧着一本小人书坐在板凳上,专注地看,一页一页地翻动,黑白线条的人物、景物不知不觉间勾勒出童年岁月的静好。 
       
      七〇年代出生的孩子想必都经历过这样的许多片断,但随着八十年代中期连环画创作的销声匿迹,童年珍藏的小人书的逐渐流散,那个岁月的图与文的阅读似乎已成为一种静谧的回忆。幸运的是,近年来恋旧的情结也波及到了收藏界,于是,当年小孩子手中的小人书也颇成规模地出现在诸如北京潘家园之类的各地旧货市场上,为有心人提供了一个忆旧淘宝的所在。 
       
      痴迷于收藏连环画的人很多,名人也不在少数,如央视某平民风格的主持人。但寻寻觅觅小人书,又用气韵生动的文字书写之,这样的有心人可是不多。在我,只见到这位叫蔡小容的作者,书的名字《小麦的小人书》,因为她的网名是小麦的穗,这本好玩的书就是她的穗了。 
       
      作者说她有一个梦总也做不完,“一条背街的巷子,一家不起眼的门面,进去一看,呀,好多小人书。”翻看着,然后想买,就醒了。她真是迷到了一定程度了呵。有这样的情怀,笔尖焉能不蘸满感情,文字的气韵就出来了。 
       
      当年的画家也真是认真,为小孩子画小玩意儿也端的如此一丝不苟,仕女的衣袂、将军的盔甲、农家的院墙大树鸡鸭,绝不潦草,清隽鲜活,韵味扑面。蔡小容品味《房东大娘》,画面中并无太阳,而日光却似乎倾洒进来。“原著中并未提及阳光,而绘者感受到了,他们让日光进入了几乎每个场景,准确表现了那个年代的氛围。”对创作者的这种体味,当得上知音二字了。 
       
      锐利一端的文字也别具一格。写《双枪陆文龙》,却拉“射雕”中的杨康小王爷来比照,“假如杨康成功地成为陆文龙,他会修成正果,但他的人性却失败了。”这是我第一次见有人对杨康说正面话的,而《双枪陆文龙》这本连环画从小就读过,不止一遍,少年时也疑惑这俊俏的陆文龙也真够狠的,王佐断臂来向他透露真相自然壮烈,但陆公子倒戈也太快了。金兀术从婴儿时养他一十六年,纵为敌国统帅,但养育之恩就轻易忘了么?翻脸即视养父金兀术为仇敌,真是对“人性论”的一大打击。今日的读者还是选不够“酷”的小王爷杨康吧。 
       
      意外的是,在“小麦的小人书”里也找到了我自己小时印象深刻的小人书。原来叫做《爬满青藤的小屋》,还是古华的原著。小时就觉得这个连环画和以前看的不大一样,一个它是彩色的,再有其图画较之别的更加繁复,好像不仅仅是为小人书画的,更像是单独的一幅幅独立的画作,线条复杂。而且这个故事似乎少儿不大“宜”呢,当然也没太怎么样。小女孩小青对男知青说的一句话可能令看过这个连环画的小男孩印象深刻、记忆至今:“阿妈最喜欢和我亲嘴了,她的嘴巴好甜,你不信,自己去亲一下……” 
       
      《鸡毛信》、《小二黑结婚》、《山乡巨变》、《西厢记》、《红楼梦》、《三国演义》、《说唐》、《丁丁历险记》…… 
       
      那段温暖如鹅黄色般的岁月已流逝而去了,小小的连环画陪伴我们了十年左右的时光,那轻俏的画面、短短的文字似乎在光阴痕迹的摩挲中沙沙作响,或许还会出现在痴迷者的梦中,做不完的梦。小时候斑驳日影下的阅读溶入了年轮的迷离中,昔时小书箱里心爱的连环画不知怎么流散地一本未剩,自然我们可以在城市中的货摊前重新收集,但若能于浮生中静日偷闲品味一下幼时的连环画,往日情怀如阳光般倾洒而入,应该更是一件乐事吧。